分章节88

小说:共妻守则 作者:半袖妖妖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第88章一枝独秀

    第八十八章

    罗成从小到大从未打过人,他学的礼仪教导也不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怒气冲昏了头脑,他一巴掌将紫玉打翻在地,她错愕的摔倒了,就捂着肚子嚎了一声。常林过来拉住他,他看着紫玉,像拎小鸡一样将她又提了起来。

    孩子你让谁抱走的

    告诉你做梦吧她无力地站着,脸色苍白地吓人:你快点放开我,我肚子疼了

    你见着那个侍卫带人过来的,那人牙子长什么模样还记得吗

    他再无耐心,随手将紫玉推来回头看着常林,常林一想到孩子也是难受:是平日没见过的,人牙子也没见着,就是个侍卫直接抱走的

    罗成怒极,可再回头时候发现紫玉仍旧躺了地上,他明明一松手的功夫,她疼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直接摔了地上去。

    他惦记孩子,这就要去公主府去找,谁知一搭眼,竟然发现紫玉的大腿下面,渗出了殷殷血迹,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他如遭雷击,赶紧叫常林去找大夫。

    就近给紫玉抱进了家门,她疼得直哆嗦。

    大夫不远,来得也很快,紫玉身下不断出血,那大夫给开了点安胎药,本来想稳一稳胎儿,不想她因怀孕以来的郁郁寡欢身子羸弱,竟然没有个好身体,没等汤药起作用呢,人就疼得直打牙。

    折腾到了半夜,竟然打下来个刚成形的女胎来。

    紫玉靠了床上,那老大夫又给开了点补血气的药,没等他走,她叫后院的婆子给自己的侍卫找了来,罗成神不守舍,也一直未在跟前,叫常林去寻城内的人牙子去了。

    她的贴身侍卫到了床前,她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两句话,然后叫他去送大夫出去。罗成这才进了屋,他看着她,仍旧是目光如刃,不愿开口说一句话。

    紫玉偏脸示意他看地上的血盆,里面有个死胎。

    他怔了怔,蓦然看向她,屋内只有随行而来的紫玉的亲信,她抖着唇看着他,脸上厉色一闪而过。

    看看你干了什么好事

    我他面如死灰。

    你信不信我这就能按给你个谋杀皇储的罪名杀了你

    随你,罗成也豁出去了,毫不避讳地瞥着她:可你要是想杀了我就不会叫我进来了对吗

    对她怒目而视:杀了你简直是太便宜你了,我的孩子死了你也永远别想着找到你的现在我必须保护好我的肚子,六个月之后才能生下皇嗣。

    罗成愣住,随即明白过来。

    她仍旧要保护肚子,那就是说假装还在有子,他想起那侍卫送大夫出门时候的一脸的杀意,估计也是去灭口了。

    他垂眸看着盆中的孩子,辨别出是个刚有形的女胎,平常人家都希望生女儿,可身在皇家,却是需要男嗣的,男权需要维护,这也是皇上急着立储的原因。

    他杵在床前,紧紧盯着她的脸。

    唯有在沈少卿的面前,她才会展露出小女儿的姿态,其他时候是狠毒的泼辣的,他忽然对她那个不知是谁的相好产生了一点点兴趣。

    罗成坐了床边,伸手给她盖上了被子:你告诉我是哪个侍卫抱走的孩子我若找到我儿子,自然会为你谨守秘密。

    紫玉垂眸掩去眼底的厌恶,想起那耳光更是打心底愤怒,不过这不是发火的时候,这个孩子的重要性谁都知道,在这个时候流产简直就是天意。

    幸好没有生下来,不然是个小姑娘白高兴一场。

    她别开脸,显得十分的无辜:我只说让人抱走孩子,也不知是谁做的。

    他眯起双眼,抿着唇不说话,她从来骄横,回头瞪着他更是理直气壮:你愿意去告我的状我没意见,最好是去父皇面前,看看他还能不能留你的命

    的确,他将人打得流产了,这件事根本就不能流传出去,也幸好街上没人瞧见,不然性命也真难保。

    罗成看着她,已经敛去了怒意,只放在心底:那我换一个问题,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紫玉不悦地瞪着他:你管得也太多了,是谁的反正不是你的,倘若不是沈少卿,你以为你是谁,也值得本公主动心思

    反正是撕破脸了,她再也不顾及他的脸面,看着他的脸上都是嘲讽。

    罗成只当没看见,他自己着了沈少卿的道,这怨不得别人,不过这公主也太过天真,他不动声色地掩去一切心思,说了一句你歇着吧,就出去了。

    他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遇见跑回来的常林,他急得不行,又怕被巡城的抓住跑得飞快。罗成截住了他,连忙问道:怎么样可有消息了

    这世道男婴根本就不值钱,寻常人家根本没有人买,除非是面相特别好的,他也是揪着心想罗言信长得好看,说不定也有转手的可能。

    哪怕是卖去了青楼暗巷里,他也能给孩子找回来。

    可是常林却是摇了摇头,咬着唇就差要哭出来了:没有,几个常贩的我都问了,这些天女孩倒是有倒卖的,男孩一个没有

    罗成脑袋嗡的一声,他抬步要回屋里去问紫玉,转念一想她正在气头上面,问也是白问,顿时站了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丝丝的风吹过他的脸颊,明明是夏天,明明就是闷热的天气,偏他就觉得通体的冰凉,常林还在他身边问着他怎么办,他突然左右开工,狠命地抽打起自己的嘴巴来

    颜想哭笑不得地看着两个孩子,他们现场真的成了黑白颠倒的,白天呼呼的睡觉,到了晚上就一直玩,大半夜的吃饱了就蹬着小腿呵呵的笑。沈少卿看了一晚上不得休息,少君说换换,他还不愿意。

    也是不放心他看孩子,她只好让少君回自己的屋里去住,话说回来她也的确是很久很久都没单独在一起住了。

    她还可以晒他几天,可他白天回来之后就一直围着她转,他也不说别的,只拿他那双好看的眼瞥着她,有时候刚好没事坐一会儿的时候,他就站在旁边。偶尔一转头,还能撞见他要抬起的手,颜想只当不知,他就白转了一天。

    这会儿,一让少君出去,他立刻就停止了瞎转,终于停了下来。

    留文送来了奶,沈少卿要帮忙,她嫌弃他越帮忙越忙,让他在一边看着,他无事索性就去洗漱,在屏风后面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出来时候两个孩子果然都吃饱了奶,光着屁股在一起玩耍。

    他爬了床里面去,伸手

    逗弄了小会儿,开始嫌弃孩子碍事了:先给她们放到小床上面去吧。

    颜想拍着孩子的小屁股,是头也没回:怎么耽误你休息了那我给孩子们都抱过去吧,你睡你的,我看着他们就行。

    沈少卿连忙按住了孩子:不用了,还是在这里吧,我也看着她们些。

    说着还捏住了儿子的小脸,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是真心的满足,他以为他等到颜想能给属于他自己的孩子,还不知得何年何月,谁知竟然这么快,还一下就是儿女双全,老天对他简直是十分照顾了。

    越看孩子心里越是喜欢,越看颜想,心里越是甜蜜,他先还逗着孩子,看着她,可是他一夜未睡,又是奔波一天很是困乏,也就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去。

    颜想也是,前一刻她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着话,后一刻他就没有了动静。她一回头,看见他已经浅浅入眠,脸上还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小如意一小拳头打在哥哥的脸上,他顿时扁着嘴要哭。

    她连忙给他抱在怀里亲了两口轻轻哄着:嘘好宝贝乖,你爹睡着了,咱可不哭哦

    小天赐抓着她的袖口,仿佛能懂她言,就真的不哭了。

    等到两个孩子都睡着时候,已经过半夜了,留文都要熬不住了,给孩子抱了外面小床上面去,颜想也困了,胡乱洗了把脸,就躺了床上。

    也是沈少卿一直惦念着这点事,到底是在天亮前醒了过来,他忽的一下坐了起来,因为天快亮了,能看见身边朦胧的人影。颜想穿着个无袖的不知什么东西的小衣,因为贪凉连被都没有盖,她身下只着小裤,两条大白腿修长纤细,他伸手在她腿上游弋,从衣底摸到了两团柔软,再忍不住低头寻着她的唇。

    她迷迷糊糊地被他弄醒,男人独有的气息已经包围了她,他整个人都贴在她的身上,正尝试着要脱她的小裤,一下就真的清醒了过来。

    沈少卿见她醒了,身下更是亢奋,可人刚到了她的身上,她却一手遮住了他的唇。

    他顿时愣住:怎么你不愿意

    她摇头,伸手圈住他的脖颈:我不是不愿意,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想知道你的心。

    天亮了,他低头看着她眸色当中的自己,不禁皱眉:你问。

    颜想笑:你喜欢我吗爱我吗知道什么是爱吗任谁做了你的妻子你都这样对她是吧嗯其实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一个女人能给你们沈家传宗接代吧如果我不能生孩子,以后还是会和离的对吧

    他眸色转深,每一句话都敲在他的心尖尖上面,只得避重就轻:你这是一个问题

    她点头:没错,其实这就是一个问题,你在意我吗心里真的有我吗我觉得我有必要弄清楚这一点,也好梳理以后和你的关系。

    沈少卿看着她: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你是我的妻子,其他并不重要。

    她顿时将他推去:那我也不想和你做这件事情,一点不想。

    他一手抓紧床单,眼底起了火:真不知道你们女人的脑袋瓜子里面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什么从古至今都沉浸在情爱当中,要说历史上也曾有位女帝的,可惜也是一怒为男人全无半点气概,所以说男人就应该主外院,女人就该主内院,老祖宗的规矩没有半分的差

    他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转过身去不再看她:我不懂情爱,以后莫问我这样的问题,我也不会因你改变半分。

    颜想更气,他若是好言好语地哄着她,哪怕是半真半假的,她也就半推半就了,可他这般模样的,真是恼死个人,她更是背对他,连冷哼都不舍得给他一声了。

    不多一会儿,沈少卿该起身上朝了,他按时起床,想拉下脸哄哄她,又不知从何说起。侍卫备好了马车,他在屋里晃悠了很多圈,见她一点也不想理会他的模样,也甩着袖子出门了。

    车夫是以前沈家的小厮,后来岁数大了成婚了也一直在沈家做事,一路上行得很快,到了皇宫高墙外面,沈大下了马车让侍卫起开,他踌躇了片刻,走了车夫的面前。

    那车夫有点吃不准怎么个事,竟然有些诚惶诚恐的:大人,是车赶得快了吗

    沈少卿掩口轻咳了声,低声说道:老黄,你成婚这么多年了,问你个事儿。

    车夫洗耳恭听的模样,只听他又靠近了些许问道:你说夫妻之间总想谈个情什么的,做丈夫的做点什么事情,才能让她觉得你在意她心里面有她当然了,这并不是在说我,我从来不做这等无聊的事情,这不过就是忽然想起来的个问题。

    黄车差点就笑出来,但是他当然不会真的戳破自家大人的谎话,于是他便开始将自己这些年夫妻的经验简单说了一遍,要不是时间关系,恐怕得说上好长一段时间哩

    都怪老黄,沈少卿一直想着他说的那些个法子,在大殿上面一直有点不在状态,就连皇上都训斥了他两句,他只说这两日孩子吵闹有点累,大有顺便请假的意思,不过人家根本就是假装没听见,没给他一丁点借题发挥的机会。

    好容易下了朝,走回老黄那想听详细版本的,他却直指着马车车厢提醒他有人。沈少卿上了车,发现罗成坐在里面,真是稀客了,他款款坐下,淡淡瞥着他。

    罗成开门见山道:现在我能想到的,只有你能帮帮我了。

    他飞快说了一遍紫玉派人将孩子抱走的事,略过了她流产的后面部分。初闻紫玉如此狠毒,他也实在是没有想到,可沈少卿虽然皱眉,但是丝毫不想管他罗成的事情,当初沈三命在旦夕,他是怎么对待他们沈家的,他可还铭记在心。

    状元郎这不是难为我吗紫玉要是一直不说,到哪里去找孩子恐怕是连个眉目都没有。

    求你帮帮我,罗成在车内跪下,抬起脸时更是急切:你若不帮我找孩子,我就只能去找颜想,到时候她也会让你帮我,说不定还会牵连出大公子来,别忘记了,若不是你故意设的局,紫玉根本不会来寻我

    沈少卿顿时冷下了脸色:你在威胁我

    罗成连连叩首,已是卑微至极:我只想找回我儿子,求大公子帮帮忙,求你。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还算肥美吧,预告一下下次更新时间,是周四,明天我要出门你们就别等了。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