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章节61

小说:共妻守则 作者:半袖妖妖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第六十一章

    汉书包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共八十万字。它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全书主要记述了公元前二零六年,上起西汉的汉高祖元年,下至下至公元二十三年,共二百三十年的史事。

    颜想几乎是兴奋地将苏家藏的汉书看完,她很想知道,这本书是从何而来,想知道在海的那一边,距离中原有多远,那边,已经到了什么朝代。

    可惜,沈少君对她三令五申,不许去见他的母亲,不许登门苏家。

    很是遗憾。

    两个月时间一晃过去,管越终于迎来了这个冬天最大的一场雪,一早起来就是白茫茫的一片,颜想站在窗边,心情复杂得无以言表。

    她的月信又来了,心里隐隐的失望,那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顿时消失殆尽。

    留文换了干净的被褥,这个消息自然会有人通知沈少卿,想必,他应该比她还失望,他迫切的想要她为沈家要一个孩子,为此请了方大夫一直为她调理身子,还不惜长住沈家,将更多的时间留给少君。

    留文端了补汤过来,熟悉的味道让她皱眉,颜想昨晚是个罗成住的,他见她久未回去,掐算着日子过来的,本来被他缠了半夜就极其疲惫,天亮的时候,只觉得身下黏黏的,一骨碌起来,身下都是血

    他也来不及收拾,帮她清理了下,赶紧上朝去了。

    能听见街前后院都是嬉闹声,大雪及膝,打扫也得不少时间,颜想抱着手炉,坐在窗前,留文又向前推了推药碗:二小姐趁热喝吧,这药对你身子也好啊

    她都喝了两个月了,一手推开,捂着肚子不想喝。

    正僵持着,外面却传来咣咣咣的敲门声,楼下小厮赶紧给大门打开了,迎进来一屋的凉意,颜想就听见少君的说话声,赶紧从屋里出来张望,这么大的雪,他一大早跑出来干什么。

    沈少君走上楼,一眼就瞥见女子的娇颜,她脸色略显苍白,披着大绒斗篷,手里还捧着个手炉就站楼上。

    颜想笑,同时瞥见他身后的沈少璃,他穿戴正式,看起来英姿少成。

    沈三已经挤到了前面,沈少君笑了声,在他后面说道:我要带他去商铺看看去,可有合心意的,总得找点事情做,不能成天这么玩着,他非说要来和你说一声。

    沈少璃一把捏住她的指尖:怎么这么凉我就是来看看你。

    颜想拍拍他的臂膀:去和你二哥锻炼锻炼也是好的,好好做事。

    他点头,随即推了她走得远了一些,避开二哥耳语道:这场雪除了,我出去几天,等我回来你就和我圆房怎么样

    她瞪他,他可怜兮兮地握了她的手:我的伤真的好了,你都答应给二哥生孩子了,还晒着我啊

    颜想瞥了眼不远处的沈少君,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沈少璃移步遮住她的视线,捏着她的手问着她:还不行

    她只得点头,他这才开了心,上前在她脸上啄了口,才转身走开:走吧二哥,我可等不及要大展身手了呢

    沈少君等她走到跟前,仔细拢了拢斗篷:我听大哥说了,孩子的事情不用太心急,以后日子长着呢

    她点头,他又在她额顶轻轻落下一吻,这才与沈少璃一起离开。

    快过年了,各个商铺都忙了起来,他们估计也没时间过来了,她叫留文准备了马车,等街上大雪除净之后,上车回家。

    马车就停在颜家的大门口,留文下车先行,她掀了车帘,看见白茫茫的一片,两个小厮还在门口打扫,见她下车逐一行礼。因为备孕,许多事情都推掉了,窑上的事情正式推脱之后,就连绣坊也很少去,账目都是少君在做,她几乎是闲适的

    见了啰嗦的大爹爹二爹爹,又陪亲爹在佛堂跪了一会儿,听闻颜正感了风寒请假在家,这才奔了他的屋来。

    她叫留文在前院等她,自己来寻颜正,因为小厮不多,他门前大雪未清,敲了敲门,推门而入,里面清凉一片。

    颜想皱眉,寻着咳嗽的声音往里面走。

    颜正听见声响,问了句:谁

    她走到他的床前,见他倚靠着坐着,手里拿着个物件,一见是她立即塞入了枕下。

    看过大夫了没有她左右看看,屋内连个炭盆都没放:这屋里怎么这么冷也难怪害病,叫人来送点炭火,地龙也烧得热些,这样下去哪能行

    他脸色苍白,半阖着眼:没事,习武之人不怕冷,一热才闹病。

    颜想看着他,心疼得紧。

    坐吧,你怎么回来了

    没事回来看看,她坐了床边,伸手探向他的额头,发现他额头很烫,顿时急了:都烧起来了还说没事

    起身就要走,却被颜正一把拉住:别去,和我坐会儿,我叫人去找大夫了。

    她有些恼,一手拂开,只定定地瞪了眼睛看他。

    他却对着她笑,她许久未见过他的笑脸,一时间呆怔在地。

    颜正又伸手过去抓住她的手腕:我是烧糊涂了吧,这是谁家的小姑娘,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她裹在斗篷当中,站在床前是亭亭玉立,那白色的大绒衬得她的容颜越发精致起来,仍旧是少女模样,过去几年时间,仿佛就在昨日,一日未过,而她对他的依赖,却不如从前。

    颜想吓了一跳,想要挣开他的手臂,却又被他抓过来按在肩头。她心里砰砰直跳,动也不敢动,只故意说道:颜正你都生病了,是想故意传给你的姐姐吗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闭了眼嘶哑道:别动。

    她没动,听见他一声叹息:他们把你照顾得不错

    从颜

    家回来时候已经几近黄昏,她也不太舒服,毕竟是来了月事,小腹涨得厉害,留文给拿了手炉,尽管身上穿得很多,可还是抵不住寒气,压住了气浑身不舒服。

    街道上面的大雪已经清理了干净,颜想也记不得是谁的日子了,匆匆上了楼,楼上很暖和,留文伺候着给斗篷除去了,又泡了脚,她换了布带,歪在床上闭目养神。方大夫施行的针灸并不是没有效果的,她月事的日期很是平稳,平稳的连一点迟到的念想都没给她。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梦中醒过来,一眼瞥见窗边的桌旁,坐着个男人。他换了常服,一身雪袍却淡雅如斯,正是沈少卿。

    他手边还有些公务未完,正在灯下仔细批示,颜想揉了揉眼睛,翻身不再看他。

    沈少卿头也未抬,却是问了一句:去哪了

    颜想对着里侧床壁上自己模模糊糊的影子白了一眼,她去哪他还能不知道吗,他从沈家调过来好几个小厮,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立刻就得到他耳朵里面去。

    见她不说话,他又追了个字:嗯

    她看着自己的影子,因为肚子疼声音很轻:你可以去问你的小厮。

    他笔下一顿,抬眸看了她的背影一眼:他们是为了照顾你和少璃才带过来的,不是为了看住谁,这几天他们兄弟都过不来了,我才过来看看。

    嗯,他就在她月事的时候来,这就对了。

    颜想蜷缩着身体,伸手在墙上画着圈圈,仿佛是没听见一般。

    说实话,对于孩子这件事沈少卿并未有过多的失望,生子不易,这件事本也不是着急的事情,不过他瞧着她多少有点闹情绪的模样,心里还是高兴的。

    好容易手边的事情做完了,叫来留文送走,这才又回到床边,颜想还背对着他,他坐了片刻,多少抹去了些许不自在:下朝我就过来了,谁知你出去了一天也没见着。

    这话说地,颜想有点被吓住,忍不住回头看他,这还是沈少卿吗感觉怎么这么诡异

    他见她回头,继续返回到了自己的那个话题上面去:去哪了嗯

    男人垂眸看她,并无太多的表情,她松了口气,对嘛,这才是沈少卿。

    她怕他一直问,直接说回颜家去了。

    他顿了顿,直言道:苏少遥回京了,他若来寻你,不许去见。

    颜想顿时恼怒:他回京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见不见他和你有什么关系

    沈少卿也知失言,有些过于强调了他看着她,她瞪着他,偏等着他与她分辨,想若多说一句,必然跳起来对峙,非痛骂他一顿,叫他哑口无言。

    谁知,他却是住了口,只定神看着她,两个人多少有些相对无言的感觉

    正觉尴尬,小腹一股涌流,颜想捂紧了弓起身子来,她脸色白了一白,将自己缩成一团。

    沈少卿一下站了起来,高声唤道:留文留文

    留文在外间准备热水,此时也顾不得擦手立即奔了进来:怎么了

    沈大急道:快去寻方大夫过来,你看这脸色

    话未说完,颜想已是摆手:不许去。

    沈少卿回身又坐在床边:你脸色很差,很疼吗

    颜想叹了口气:要是少君在就好了,好歹叫他给我揉揉也能缓解缓解。

    其实她也就是那么一说,留文见了,建议道:拿热毛巾敷一敷么

    湿乎乎的,她不想,叫他先出去吧,屋里都是男人,她月事在身,怎么的也不大好受。留文赶紧退了出去,她刚要翻身过去,却被人一把扳住了身子。

    沈少卿脱鞋上床,将要滚到里面去的她一把扳了回来:你躺好,我给你揉揉。

    颜想当即大惊,拽紧了被角:不用,不用你。

    他却当没听见一样,从被底探手过去,就在她逐渐瞪大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脸。

    温热的掌心就覆在她的小腹上面,准确无误。

    男人对上她的眼,随即道:把眼睛闭上,少璃小的时候肚子疼我总给他揉,这没什么。

    她还未出口的惊呼声一下就咽了回去

    他动作轻柔,手也规规矩矩从不往别处去,颜想本来还十分抗拒,可缓解了的疼痛感顿时消散开来,也只是有些微微的胀,她双眼先是紧闭,后来偷偷睁开一条小缝,发现他黑眸如墨,正盯着自己的脸,感紧又闭上了眼睛。

    本来也是有些困乏,颜想一到月事时候就极其容易入睡,开始还十分的别扭,可他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还说少璃小的时候,仿佛拿她也当个孩子似地,并无非分之想。她慢慢地就松了心神,迷迷糊糊睡着了去。

    沈少卿一直看着她的动静,她对他一直都十分戒备,就算同床共枕,也从未视他为丈夫。

    她脸色略白,饱满的双唇微微抿着,即使在睡梦当中也似乎不太好过的模样。

    他轻轻揉着,手下力道不改,更是凑近了些许,仔细看她的脸

    这就是他的妻子,对他颇有微词还有些厌烦他的妻子。

    闭上眼睛,能感受到掌心下的细腻肌肤,他想,幸好他有的是耐心。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过得无比悲催,电脑又出了故障,昨晚码字到天明3点,5千多字因自动重启变成1000多,气死我了。

    明天找个时间修修电脑,现在凑合更新。

    什么也不说了,眼泪哇哇的,更新先上,你们看着

    我继续码字去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