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章节57

小说:共妻守则 作者:半袖妖妖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57家有仙夫

    第五十七章

    我让你看看,可有那五雷轰顶。

    沈少卿

    颜想绝对没有想过,一向自律的沈少卿竟然会变成这样,他眼底带着癫狂,眸色流转之间,竟像极了苏少遥那双狐媚的眼。她平日喜笑的眼此时只淡然地瞥着他,他半阖着眼,一手抓住她光裸的脚腕,舔着唇边血迹。

    她莹润的脚趾微微勾着,想也没想又踹了他一脚,他生生受了,突然捂住了头。只见他神色痛苦,松开她侧身躺倒在一边,颜想趁机回身到里侧软褥下面取出自己的准备的匕首来。谁知他再未过来,踉踉跄跄地下了床去。

    她坐在床上,一动牵扯到了烫伤处,疼得一咧嘴。

    屏风后面传来清晰的水花声,颜想一手拿鞘,一手抽出匕首来比划了下,想了想还是入了鞘,放在手边。

    跳跃的火光下,她看见男人的影子在桌边拉得很长,他坐在桌边,动也不动。

    靠在床壁上面,她总也不放心。

    回身拿过裤子穿上,颜想拿起匕首在袖中卷了卷,踩了鞋下地。

    她背着双手,慢慢地靠近,只见沈少卿坐了桌边,他一手支着半张脸,倚靠在桌上,姿态慵懒。

    看见她探身过来,他冷淡道:真想看我五雷轰顶你以为我真会勉强你

    颜想松了口气,不由得抓紧袖中的匕首在背后,为自己打气:大公子做不出那样的事吧

    他不答,瞥着她却说道:这么烈的酒,实在难得,从来还没有醉倒在人前,临走时罗成还拱手相送,你以为那日在颜家他是真的醉酒

    她下意识袒护,只道:醉酒不醉酒又怎样他总不会害我。

    脑中嗡嗡作响,他揉着额头实在难过:你只道他过目不忘,却不想那本是自己的手抄本,如何就非得洞房那日才道出芥菜我沈家感念他救少璃一命,可你从不觉此事奇怪凑巧么少璃命在旦夕,如若因着一时三刻命丧黄泉,他可有良心

    颜想怔住,抬眸见他。

    他身上燥热难当,脸上甚至都可见潮红,缓了缓语气,闭眼道:你只知不愿与我成就夫妻,可知我沈家兄弟绝无二意,正人君子,可能勉强与你

    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她闭口不言,还在想着罗成的那本手抄本。他说的没错,罗成本来就喜欢看书,尤其市井杂书和菜谱,许多民间的小吃抄过一次就能做出来,如果真的不是真的忘记,那么他的心机可谓深沉,而她也难辞其咎。

    幸好,沈少璃没有事,她心逐渐沉了下去,刚要掉头就走,又听他叫到她:颜想,你跟着少君多年在外,许多人事一想就通,如若今日我借酒意勉强与你,你该当如何自处

    她坦然答道:必然势如水火。

    他笑:如今我心似火烧,身如炼狱,看着你都觉呼吸困难,你敢不敢仔细想想,他有何居心

    颜想心沉谷底,半晌见他脸色通红,虽然一动不动,额顶尽是细汗,顿时试探道:你没事吧,我叫留文来伺候你

    沈少卿闭眼平复呼吸,她刚到门口,又听见背后动静,他大步走到床前一栽倒了床上,出门叫了留文过来,赶紧给取了些醒酒的药。

    也不敢坐过去,看着留文伺候着给他喝下去,这才远远的坐了,沈少卿也不睬她,仍旧在里侧规规矩矩的躺了,犹如玉像。

    忐忑之余,这个男人竟然睡着了,颜想抱着匕首就在边上躺了下来。

    一时半会又睡不着了,她开始回想罗成那日初闻芥菜时候的表情,沈少卿说的没错,他说的全都没用错,可这些都是因为她。

    如果没有沈少璃,她的确是打算和罗成一起过那平淡的日子了,如果只有她们两个人,那就不会有各种各样的争手段她没想隐瞒任何人,她不想生孩子,不想再经受那些事。前世,她对生子的阴影至今难忘,今生,她也不是怕死,她只是不想有一天,又在死亡当中苏醒过来,再去经历那种惊悚,恐惧,以及绝望。

    颜正曾多次问过她,活着是为了什么

    她不知道,她没有目标,她不知道自己的灵魂会附在这个溺水的孩子身上,她发现自己成长缓慢,如今还犹如少女,可身体和灵魂的不契合时常让她面临恐惧,生子是万万不能,可她也知道,沈家绝对不会和一个不能生育的女子度过一生。

    这样对他们,对少君太过于不公平。

    如果那样的话,可能对大家都好。

    苏少遥还不在,不然还可以去苏家的藏书阁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历史的痕迹,到时候出海到别国见见,四处游历一番

    迷迷糊糊睡着了去,等再醒过来时候,天已大亮,日上三竿。

    下意识看向里面,沈少卿早已不见,她松了口气,起身穿衣。大腿上面仍旧红肿,仔细擦了药,又在裙底加了一件宽松的裤子,这才梳洗装扮。

    破天荒的,颜想擦了胭脂,留文帮她绾发,这样妇人的发髻看起来还能成熟一些。沈少君和少璃一直都没有回来,她坐车去窑上看了一看,太后的玉像细节处理得已经差不多了,又在衣饰上面加了一点纹理。

    累了,她有点累了。

    工具基本已经置办齐全,可以向皇帝复命了,古代不像现代还能申请和专利什么的,与其那些都看着你,不如主动托盘而出,以免怀璧其罪。

    绣坊绣工已经比三个月之前多了两个倍数,眼看着入冬了,她突然想冬眠了。

    在外面回到小楼的时候,几近黄昏。

    小楼上面灯火通明,颜想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争吵声音,只觉头疼。

    不想进去。

    留文却已迎了出来,他站了她的身边,试探地着问她:要不出去躲躲

    颜想瞥着他:里面怎么了

    他低声一五一十说了,下朝之后沈少卿就在小楼等着罗成,他出言怒斥,沈少君和少璃听闻那位为了争夺洞房之夜,故意拖着芥菜的事,都怒不可遏。

    罗成只淡然相对,也不分辨。

    他坐在楼下,一声不吭,只盯着门口。

    颜想叫留文出去给她买些栗子,她推开房门,听着吱呀的声音,慢慢落脚。

    楼下好几个人都看向了她,她反手关好房门,刚一转身,沈少璃已经冲了过来,他一脸怒色,拉了她的手怒指罗成,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其他几人都看着她。

    颜想站了罗成的面前,他依旧淡然,只看着她,扯出一丝笑意来: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却是对着她说的,她抽手出来,按在他的肩头上面:下次可别做这样的事情了,毕竟人命关天,对吧

    他不语,她昂首道:不过这都因为我,不能怪他。

    沈少璃顿时急了:他太毒了,他想害我

    颜想笑:他想害你,就不会说出芥菜来,不管怎么说,都是他救你一命。

    她想起爹爹的话,只站了罗成的面前,将他挡在身后,他上无父母,下无兄弟,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若不争取,又能得到什么呢

    沈少卿垂眸冷笑,少君定定看着她,沈三脸上青红交错,恨恨指了她转身就要上楼。她顿时出声:少璃,你先别走

    他哼了一声,缓了脸色,却站在木梯上面,只转身也不下来:你还叫我干什么

    她看着沈大,犹豫片刻说道:我发现我真的适应不了,总是在辜负你们其中的哪个,既然做不到,不如早点坦白。

    沈少君脸色白了一白,见她那般姿态,回身坐下。

    罗成却好似知道她要说什么似得,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颜想继续说道:我很抱歉我不能生孩子,任何一个男人对于不能有子嗣这样的事情恐怕都接受不了,所以你们重新考虑一下,我不想继续这样下去耽误你们,聘礼可以如数送回,昭告天下我有隐疾,自然可以合离。

    沈少璃呆立在地,几个男人都看着颜想,她说出心里话,松快不少:本来这件事就和罗成说过,少璃病重时候也未想太多,可惜我始终给不了你们想要的,对不起。如果你们不能原谅罗成,那也请别原谅我。

    沈少璃一下靠在墙

    壁上,他喏喏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沈少君却只是看着她:那我呢你答应我的那些话,没有一句是真的吗

    颜想看着他,想起那些青葱岁月,眉眼间尽是笑意:少君你要相信,如果我能在沈家带走一样,那么我想那就是你,可想想日后,你连个孩子都不能有,我也接受不了。

    沈少卿却是最为冷静:快入冬了,距离你二十二岁还有不多日子,如果现在合离,立刻就会有官配等着你。

    颜想点头,他瞥着罗成,冷淡说道:还有,婚事是一家的,如果合离,四人是一同的。

    她笑,只觉得浑身轻松。

    笑

    可惜这些都是脑海当中构想出来的,尽管她已经着手在准备离开京城的事情了,事实上但当她真的走进自家大门,几个男人表情不一地看着她的时候,她沉默了。

    她挥去胡思乱想的勇气,里面的争吵已经接近尾声,罗成看着她,只看着她,也不辩解。

    一直是沈少璃在吵,他大哥在安抚,劝解:好歹也是你罗大哥救了你,不可胡闹

    罗成几乎已是无地自容,他盯着她,见她目光真的扫过来立即低下了头。这个时候多说就是错,沈少君也一直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的裁决。

    她咳了两声想做和事老又不知从何说起,罗成这件事做得的确是不厚道,接连几个事都将他指成心机深沉个人,可她宁愿相信,那沈少卿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不过是在掩其锋芒,故意推出罗成而已 。

    沈少卿从她进门开始就端起了茶碗,沈少璃还在哼哼唧唧,按理说,这两日是这旬的最后两天,她可以选择自己或许选择任何一个男人相伴,走了他的身前,见他脸上仍有怒色,只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略显亲密地又捏了他的脸。

    扯了两下,才将人扯动:好啦,别吵了,他早讲一天晚讲一天那些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还好好的,走吧,跟我上楼,我教你雕小人。

    沈三才不动:你来评理,非要说说这个事。

    她笑眯眯地继续拉他:评什么理,后院的事情都有你大哥说的算,我才不要管。

    他急了:你怎能不管他这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命呢

    能察觉到其他几人的目光,颜想一眼瞥见气喘吁吁跑回来的留文已经回来了,她站在木梯上面,对他说道:给我拿过来吧。

    留文赶紧走过来,递上热乎乎的糖炒栗子,她将纸袋抓在手里,一手敲了沈三的头:你看我特意叫留文去街边买的,你确定不想跟我上楼去那我今天晚上可就消停了,可要好好想想叫谁上去

    她就是摆明了态度不想管这个事情,竟然松开了他真的往楼上去了,沈少璃恨恨瞪了罗成一眼,随即跟上了她的脚步:你等等

    颜想走得飞快,不多一会儿就钻进自己屋里去了,除了沈三叫住她之外,她庆幸没有别人喊住她,将栗子往桌边一放,她长长吁了口气。

    不消片刻,沈少璃跟了进来,他脸色阴沉,走了她的面前。

    她假装看不见,转过了头,他缓了缓脸色:喂不是你叫我上来的吗

    颜想见他语气转弯了,顿时也放柔了声音:罗成的确有错,我替他跟你陪个不是,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沈少璃实在也是闹了半晌,这会见她一脸柔色,心里已经好受了三分,偏就拉不下脸来,仍旧嚷嚷着:我能不气吗他这叫什么人嘛

    她叹气,伸手扯着他的耳朵叫他低头与她对视:你大哥未必就不恼,但是你看人家,从来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不像你都放在脸上,早晚吃亏。

    他冷哼一声。

    她只好捧着他的脸,轻轻揉了揉:好了哈,别气了,我和你玩木牌。

    木牌这东西纯粹的赌坊才有的,可是沈少璃病愈初期,颜想买来哄他的,就放在梳妆台下面的小盒子里面。

    她双手柔软,故意温柔的待他,沈少璃一下就抛开了那些事伸手按住了她的在自己脸上摩挲,他目光灼灼,就连声音里也带了几分的嗔。

    可是我不想玩木牌,我想玩别的。

    颜想正觉无语,外间响起了敲门声,她应了声,沈少卿带着个女大夫走了进来,这世界上的女大夫都犹如珍宝一眼稀少。她此时见了心理咯噔一下,果然,沈大先给还处于幻想当中的老三撵了出去,对她介绍了一番。

    此女姓方,她三十出头,是名医世家,尤其对于女子孕育方面是有着独特的经验,沈少卿叫颜想好好躺下,好探查探查脉象。

    她虽不愿意,也只好照做了,方大夫仔细查了她的脉,又问了她的月事,当然,其实颜想的月事也的确不稳,她照实说了,方大夫想了想,又让她除掉衣衫,颜想瞥了眼沈少卿,他立即去了外间等候。

    除掉衣裙,她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像待宰的羔羊。

    方大夫仔细给她摸了骨,之后让她穿衣,走了出去。

    沈少卿连忙上前询问,她给他吃了颗定心丸:大公子不必过于强求,虽然成婚两三月而无喜事,也不碍事。有些人成婚两三年才能有子,你家夫人虽有些不常,但无大碍

    他闻言喜道:可能有子嗣

    她瞥着他的喜色,为他的猜疑不快:世间女子皆为产子而养,又有几人不能呢

    他点头称是,她又道:所谓情志抑郁,疏泄失常;或肝气不疏,血为气滞;或肾气亏虚,失其封藏,冲任失调,以致血海溢蓄失常,月事不准,如果想早些生子,还需调理调理,可针灸行事。

    她明日白天可以,他答应下来,唤来门口的留文,将人送了出去。

    也是心中大石落下,沈少卿快步走进里间,颜想罗裙穿到一半,胸前小兜也只松松遮掩,里面两团是若隐若现,见有人进屋,吓了一跳,慌忙扯过外衫捂紧了。

    可也晚了,他看得一清二楚,立即背过了身去。

    她松了口气,偏他回过味来,是自己的妻子怕的是什么,就又转过身来。

    听见了吗并无大碍。他一副不怎在意的模样:好好调养调养,孩子的事情不急。

    她无语捶床,本来也没急好吗

    颜想瞪着他,半分不想与他说话的模样:既然如此,大公子请回吧。

    他瞥着她衣衫不整的模样,知道她不想与自己共处一室,也不多言转身就走。屋内没有了别人,她赶紧将裙子穿好,仔细拾掇了自己,不多一会儿,时间掐得刚刚好,刚穿了鞋子,留文就走了进来。

    他送走了大夫,到她跟前支支吾吾的欲言还休。

    颜想不耐,走了门前将门关好,回头道:有话直说

    留文这才小声道:那天半夜咱家大公子送药过来时候,还嘱咐我告诉你句话,我没敢说。

    颜正

    她瞪他:怎么不早说他说什么了

    留文这才小声道:他说真舍不得沈二就别吃药了,万事有他担着,死也别怕。

    她一声叹息,留文不知内情,只以为她不吃这药就会死

    其实真的,她真的是舍不得

    人生总是有希望的,要不就跟老天赌一把,让上天来做决定,下意识用脚踢着床底那块板子,颜想叫留文到了跟前。

    平日提醒着我些,到少君那日给我炖点补汤。

    二小姐,这是

    别人的就避着些,我想看看老天会不会给少君个孩子。

    调理身子的药多少都能影响月事不易有孕,她躺倒在床,想倘若一年之内,他若无子,那就真的不能再与沈家结亲了,不如早早合离,也算对得起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早上因为电脑自动重启,丢失了2000多字的文档,郁闷一天,这章字数够肥了吗

    感情的事情,总是两个人一起付出,才有收获的。

    但愿沈二那什么功能强一点,早点生出孩子来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