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章节26

小说:共妻守则 作者:半袖妖妖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第二十六章

    颜正木头桩子一个,他冷眼看着颜想跑过来,一动不动。

    她平日就是这样,从不像那些大家闺秀那样小步小步的,可是那身上的裤装穿在她的身上竟也英姿煞爽别有一番风味。抬眼,宫灯下能看到她两臂薄纱下若隐若现的肌肤,整个京城,估计也就只有她敢这么穿,你说她行为不端吧,她偏偏正经无比,你说她端吧,还就整天晃悠着两条玉藕人前人后。

    夜风清凉,颜想钻进了马车,对他说了句:走罢

    他一挥马鞭,马车就动了起来。

    如今他是御前侍卫一枚,这多少也跟她有关系,不当差的时候就常常送她接她,姐弟二人都默契的没有再提她的秘密。那天在屋顶,他说知道她不是颜想,她一头栽下,虽然他手疾眼快将人扯了回来,但是,颜正是打算将那件事烂在肚子里面了,起初她还躲着他,直到她将计就计,离开沈家,才又重归于好。

    繁星当空,马车行驶得很慢很慢,因为是一条路,很快后面的马车就赶了过来。

    颜正认出是沈家的,也不慌不忙地在街道中央晃着,也不让路。

    马车越发的慢了,沈家车夫吆喝起来:喂前面的让一下

    颜想正靠在车壁上面胡思乱想,此时听出那个侍卫的声音,连忙探头出去看,后面果然是沈家的马车,她缩回身子,叫道:颜正,让他们先走

    颜正也不说话,依旧慢慢腾腾地赶着车,就像是在自己家后院里仙游一样。

    她等了片刻,听见那侍卫又叫,连忙钻出马车来,颜想一把扯过缰绳,抓过颜正的鞭子狠狠一勒,马车顿时停了下来。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谁想却没难住她,她松开缰绳,甩了一下鞭子,往一边赶去,因为鞭子甩得狠了,马有点毛,颜正到底看不过去,伸手帮她拉住了。

    二人合力将车停在一边,很快,沈家的马车就行了过来。

    颜想坐在车辕上面,看见沈少君挑着车帘,他的脸隐在阴影当中看不清楚,想着车内还有一人,她忙别开眼。两车错过,她一推颜正:走啊这回怎么又不走了

    他斜眼看着她,侧身过来。

    月光温柔地落在他的身上,她好笑地看着他:又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也好叫我知道哪惹得你不高兴了也行呀

    颜正的目光落在朦胧的夜色当中:高兴了

    她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面:好好说话,没头没脑的,什么叫高兴了我哪天不高兴了

    他斜眼,淡淡道:因他甘愿给你两万黄金

    她瞪他:说什么呢

    他冷笑一声:哼,沈少君好大的手笔他就是吃准了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得卖这黄金的面子

    颜想无语,转身回到车厢里面。不想他也跟了过来,外面那马儿都不耐地刨着蹄子,颜正挨着她坐下,她抱着双臂,躲了他靠在一边。

    他指着车帘的方向,语气冰冷:今日见了他,你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这话说的

    她梗着脖子瞪他:颜正我是你姐姐

    他怒气未消:我早说过了,你哪都好就是太过贪财,沈少君就是太了解你才孤注一掷,那两万黄金早晚是个祸端

    她嗤笑出声:到了我的腰包里面就得老老实实的呆着,现在它姓颜不姓沈。

    颜正伸手扳过她的脸,直视她:你见沈家哪个是省油的灯以后别见他。

    她闭嘴了不说话,脸上都是不甚在意的色。

    他在她脸上掐了一把,很是认真地看着她:难道你还想进沈家的门你以为沈少卿会和土商之女成亲

    颜想白了他一眼,拍飞他的爪子:土商之女怎么了你当我愿意和那沈少卿成亲啊切我告诉你颜正,你姐姐我除了贪财之外还有一点需要记住,苦头吃过一次绝不吃第二次。

    真的

    比珍珠还真

    得到她不会再和沈家有牵扯的保证之后,颜正这才出去赶车,颜想伏在车窗旁边,掀开车帘的一角,能看见空中的星星点点。皎洁的月光使这个街道看起来有一种朦胧之美

    提起沈家,其实她更多的是收获。

    沈少卿说的没有错,这场交易当中,她得到的东西远远要比失去的要多,甚至是多的多。

    可是,当所有人都以为,她唯爱钱财,当然,就连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也不会答应沈少卿,一脚踏进沈家。这个时候,偏偏感觉到了钱财的苍白。

    这不同于任何一种感觉,说不清楚。

    尤还记得,解除婚事的那天,沈少君的目光,她不敢直视。

    他走了之后,她一直对自己说,不管别人怎样看待她,她一定会坚强,坚强的。

    是了,她一向如此

    颜家到了,她跳下马车,脚步轻快。

    颜正跟在身后,看着她负手而行,紧束着的纤腰随着摆动牵着铃声叮咛,听在耳中似远似近,前面人却是惬意非常,显然是无以伦比的好心情。

    一夜好梦,颜想睡了美美的一觉,因是惦记那块慈母玉早早就起来了。

    到了官窑,苏少遥早到一步,

    他不时与玉匠们讨论这玉器的形象,她走了一圈,发现沈家送来的玉器当中,不少已经有了杂质,多宝县内的玉矿,恐怕是到了底限了。

    不由得暗暗心惊。

    沈少君给她两万黄金,其中黄金白银各占一半,白银都被她去票行换成了银票,这么一大笔钱财,玉矿早早就断了根,恐怕他连本都捞不回来呢

    正是发呆,苏少遥一回头看见了她,迈着方步走了过来。

    他打开折扇,一派风流。

    喂,知道我为什么要弄这么一大块玉么

    不知道,她无意听他下面的话:也不想知道。

    别这样,我很想告诉你呢他笑意吟吟:沈少君好容易从玉矿淘了个宝贝,我不拿着做点文章怎对的起他

    她仔细检查着窑内的温度,还有几样比较繁琐的工具需要重新制作模具,哪里有心情听他故意在那卖关子。本来是转了身要躲开,可谁知这男人似乎就跟着她。

    颜想你不能这样,沈少卿半个眼角都没看上你,他还在身后啰嗦:你该和我在一条船上。

    这模具做起来十分困难,她随意对他挥挥手,忽然想起应该回头重新量一下尺寸,顿时停下步子一转身赫两个人鼻尖差点都撞到一起去

    苏少遥也是一脸惊吓,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才站稳看着她:干什么突然停下来

    她笑,随即问道:刚才你说什么了沈少卿怎么的

    他眸色流转:我说他半个眼角都没看上你

    话未说完,颜想已走上前来,她一步一步逼近,紧紧盯着他的眉眼说道:你也不用说沈家大公子,敢问苏公子就能有半个眼角看上我了吗之前你诱我我忍了,现在我帮你雕玉也是看在太后的份上,你们两家的恩恩怨怨与我无关,别和我说。

    说完转身,刚一动耳中辨别到除了自己的铃铛声外,还有他的脚步声。

    随即回头:还有,别跟着我。

    他登时止步,只拿那双妖媚的眼盯着她,一脸的笑意。

    于是,颜想放心地取了尺子,回头量那模具的尺寸,她忙了一会儿,一时间忘记了苏少遥这个人。等想起他的时候一回头,他又就在身后,这人很是认真地坐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好像一直在盯着她看。

    她白了他一眼,他报之以笑脸。

    她转过头不看他,片刻再回头,他再报之以笑脸。

    不对劲,很不对劲。

    颜想放下手中的活计,到他跟前。

    苏大公子今个心情怎么这么好啊她试探道:是不是有什么喜气说出来和你一起高兴高兴。

    当然是有喜事,他一根手指点在唇上:一件大喜的事情。

    一件天大的喜事

    他未婚娶,未生子,天大的喜事能有什么事情,莫不是要和沈家有关系

    颜想知道如果继续问下去,他一定是卖关子不肯说。

    她装作漫不经心地转身要走,果然,他一把拉住了她。

    怎么还走了

    不想知道,她半真半假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别呀,他得意地笑:我请你看一出好戏,保你跳上我的船

    颜想一问,他又不说了。

    和她想的一样,她先还想着这事情,后来一忙就忘记了。

    不过,很快,她知道了这出好戏是什么戏码了,沈少君回京之后,带回了不少的玉器,偏偏这时候有流言出来了。都说沈家的家当都压在了那多宝县的玉矿上面,沈家的汇丰银号银子短缺了。

    以前不是没有这样的流言,可沈家家大财大,挑事的最后都不了了之。

    这一次,传言者说得有理有据,从玉田到沈少君生病的这一年半,多少停当的买卖开始流传,说得是有鼻子有眼。本来这京城里面是有两家银号的,陈家圆丰本来是礼部尚书陈家子所开。

    当年,皇帝发现国库空空,是鼓励官员们四处想法子折腾的。

    也有不少人一下就发了家,也充盈了国库,乃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陈家就有其中之一,如今老百姓土商官商不少平日和沈家要好的商铺都从观望状态,调整到了兑换的状态。短短的三天时间,从汇丰流出的银子,也不知多少都流了出去。

    偏偏圆丰见死不救,还大有吞并他的意思

    颜想一下就明白过来,这是苏少遥拿着这慈母玉做文章。

    太后本就有意化解,没想到这一护,更叫人看见了沈家要失宠的苗头,连带着对银号不敢相信,并且疯狂的来汇丰取银,一时间,拿着汇丰银票的人是个个心慌。

    马车就停在当街,她掀起一点缝隙,从当中窥看。

    汇丰门口老百姓都排着长龙,这细水长流的,也恐怕早晚将沈家掏空。

    那些玉还压着货。

    更甚至,她怀疑,现在他就空了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